蜀王秘檔⑧ 明朝第一任蜀王朱椿的朋友圈

歷史 8 个月前 by 穿越時空愛上你

明朝第一任蜀王朱椿畫像。(明蜀王陵博物館供圖)

清康熙年間刊行的《忠烈明臣》一書中的方孝孺畫像。

這條不到200米長的小街與成都市區的其他街巷並無兩樣。它叫方正街,一個聽起來感覺這條街及兩邊的房子修得很方正的街名。如果有人這麼理解,無可厚非。望文生義,本來就是人對腦子裡積累的知識在啟用時本能反應。

實際上,這條街的得名,有著非常深遠的淵源,只是我們把附著在這個街名上的明朝大儒方孝孺、蜀王朱椿及他們交集的往事都遺忘了。畢竟時間已經過去了600多年,用猴年馬月來形容都顯得很不恰當。

2017年1月,成都市龍泉驛區檔案館(局)的胡開全先生遠赴日本,從日本國立圖書館拍攝回世界級孤本、明朝蜀王朱椿的《獻園睿制集》等文集。整理《獻園睿制集》時,胡開全發現,朱椿留下的文獻資料中,涉及與方孝孺交往的地方至少有15處。

文獻顯示,朱椿非常尊敬方孝孺,兩人的交往極為愉快。朱椿延請方孝孺為大兒子朱悅燫的老師,並把方孝孺居住地的書齋改名為「正學」,兩人經常在一起談經論道。方孝孺死後,成都官民在蜀王府的授意下,將方孝孺所居住的那條街改名為方正街。

清官方克勤 遭到朱元璋誤殺

方孝孺與父親方克勤都在《明史》中有傳記,這是較為罕見的。

父子倆與明朝的恩怨極深,深得至今仍讓人唏噓不已——清官方克勤被朱元璋誤殺;名儒方孝孺又被朱元璋的兒子朱棣凌遲殺死,並株連十族,創造歷史紀錄。

《明史·循吏》記載,方克勤(1326-1376),字去矜,浙江寧海縣人,出身於書香世家,父親方炯元曾做過鄞縣(今浙江寧波市鄞州區)的教諭(相當於縣教育局長)。

在儒學書香的熏陶下,方克勤成為遠近聞名的小神童。

元至正4年(1334),方克勤參加鄉試。在試卷中,他仗筆直言,縱論天下大勢與政治得失。

考官看後,被「嚇尿了」,不敢錄用他。方克勤本無心入仕,不錄就不錄吧,咱回家去。

明洪武3年(1370),方克勤被征辟為寧海縣學訓導(相當於教育局長助理)。後因母親年齡大了而辭職回家。他一走,學生們覺得沒啥學的了,「學舍盡空。」

第二年,朝廷派人征召方克勤為官。方克勤不干,躲到別的地方去了。官府有的是辦法,你不去吧?把你的兒女親家抓起來!

這一招實在太狠。方克勤心軟,不如後來他兒子方孝孺那麼硬心腸,只得進京。吏部組織了一次考試,方克勤名列第二,被任命為濟寧府(今山東濟寧市)知府。

方克勤到任後,深知民為國之根本,處處以百姓利益為重。總之,那個年代清官該做的事情,他都做了。比如,鼓勵百姓耕種、減輕民眾徭役、興辦教育等。

老百姓為此用歌聲頌揚方知府:「孰罷我役?使君之力。孰活我黍?使君之雨。使君勿去,我民父母。」

是誰減免了我的徭役?是方市長的力量啊;是誰讓我的莊稼豐收?是方市長的雨露啊;方市長啊你千萬不要走,你是人民的好父母。

這真的不是阿諛奉承,是老百姓發自內心的感激。

同時,方克勤為人廉潔正直幾乎到了「潔癖」的地步:自己一家人住的居室簡陋到遮不住雨、擋不住風,一件布袍穿了數年就算了,兗州知州派一個小孩子給他送來兩個新鮮水果,他大怒,把小孩子痛打一頓屁股後,叫他把水果帶回去;他的一個同鄉在附近一個縣當縣官,給他送來一只大雁,他不但拒收,還與同鄉斷交。如此種種,不勝枚舉。

3年期滿,省上考核政績,方克勤無可爭議地奪得第一名。

洪武8年(1375)春,方克勤作為模范代表進京,受到朱元璋的親切接見。朱元璋稱贊他「善治」,叫禮部賜宴款待。

同年五月,繼續在濟寧府任職的方克勤,被曹縣知縣程貢誣陷下獄。程貢此前因不稱職,被方克勤打過板子,所以懷恨在心。

調查案子的楊御史是程貢的哥們,查來查去查不出方克勤的問題。最後,楊御史捏造說,方克勤為自家取暖盜用了官府200斤炭和柴草。

方克勤也不爭辯,被免職,弄到浦江縣去勞動改造一年。第二年,方克勤快被釋放時,遇到「空印案」爆發,又被無辜牽連進去,直接丟了性命。

這一年,方孝孺19歲。

神童方孝孺 一身才華被擱置

方孝孺(1357-1402),字希直(一作希古),方克勤的二兒子。

方孝孺出生時,方克勤正隱居鄉野治學。可能是遺傳基因優秀的緣故,小神童方克勤生了一個超級小神童方孝孺。

《明史·方孝孺傳》記載,方孝孺「幼警敏,雙眸炯炯,讀書日盈寸,鄉人目為『小韓子』」。這孩子天生就是讀書的料,兩個眼睛炯炯有神,每天讀書超過一寸厚。

方孝孺為何被鄉人稱為小韓子呢?小韓子,就是小韓愈的意思。韓愈是唐宋八大家居首者,把方孝孺比作韓愈,可見方孝孺小小年紀有多厲害。

這麼厲害的超級小神童,成年後,拜了一個超級大儒為師。此人就是被朱元璋稱作明朝「開國文臣之首」的宋濂。

此時的宋濂,是太子朱標和後來的蜀王朱椿等王子的老師。從這個角度來說,朱椿與方孝孺也算是同門師兄弟。

方孝孺求學期間,方克勤被殺,方孝孺到京城把父親的靈柩扶回老家安葬,一路走一路哭,連路人都跟著掉淚。

方孝孺把父親的喪事辦完,又回到宋濂門下繼續求學。宋濂的門生很多,其中不乏著名人物,但他們都趕不上方孝孺。宋濂對他的評價是:「百鳥中見此孤鳳。」

洪武13年(1380)秋,23歲的方孝孺告別宋濂,算是畢業了,回到寧海故裡探望祖母。不久,宋濂被卷入胡惟庸案。

方孝孺的政論文、史論、散文、詩歌都寫得很好,而且很有鑽研精神,做學問也很有潛力。如果照這條路走下去,博個鴻儒的名銜,是沒問題的。

但他偏偏沒走這條路。他覺得做學問不是他的菜,他的終極目標,是以「明王道、致太平」為己任。通俗一點說,就是要像老師宋濂那樣,輔佐皇帝治理天下。

方孝孺的雄心很大,完全與父親方克勤遁世隱居的做法相反,而且還要超過老師宋濂。

一介書生,夢想有多大,似乎世界就有多大。可惜的是,當時的世界是老朱家的,他的世界幾乎可以忽略不計。

洪武15年(1382),經東閣大學士吳沉等人推薦,25歲的方孝孺被朱元璋召見。這次會面,應該是比較成功的,方孝孺莊嚴得體的舉止,淵博的學問,讓朱元璋印象深刻。

朱元璋對太子朱標說:「此莊士也,當老其才,以輔汝。」這是一個有才華的人,可作為太子的儲備人才,但他太年輕了。嘴上沒毛,辦事不牢。小伙子,還是先回去,讓歲月歷練歷練再說。

方孝孺滿腹經綸,渾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洋溢著驚人的才華,結果白跑一趟。朱元璋吝嗇得什麼官職都沒給他,他又不好意思主動伸手要官。

心中有多郁悶,只有方孝孺知道。更郁悶的是,朱元璋沒用他,下面的官員誰還敢用他?

洪武19年(1386)除夕夜,方孝孺馬上就要進入孔夫子說的「三十而立」的年齡了。30歲了啊,自己仍一事無成,還在蹉跎歲月,說好的建功立業哪去了?

方孝孺既慚愧又苦悶,提筆寫道:「三十知未老,已難同少年。功名謝時輩,心事愧前賢。」

著急也沒用,該干嘛還是干嘛去。

一晃到了洪武25年(1392),35歲的方孝孺再次因朝中大臣推薦,受到朱元璋的召見。可是,朱元璋還是搖著頭說:「現在不是用方孝孺的時候。」

估計方孝孺聽到這個消息時,內心是崩潰的。朱元璋35歲已是吳國公,正朝著吳王的頭銜奔去,自己呢?連個科員都不是!你說還不是用自己的時候,難道非要等走不動了才是時候?

不過,這次朱元璋沒讓方孝孺白跑路了,給了他漢中府府學教授的職位。這個教授不是現代意義上的教授,是官名,主管學校上課、考試等具體事務,品級為從九品,好歹也算是「副村級」干部。

洪武26年(1393)正月剛過,方孝孺帶著家人,懷揣著一顆火熱勃發的心,前往漢中就任。

自此,方孝孺波瀾壯闊的人生,真正開始了。

方孝孺受聘 入川當世子老師

成都城區紅星路一段西側,有一條方正東街,方正東街的西邊,是方正街。

方正街東起福德街、石馬巷交會處的方正東街,西止簾官公所街、獅子巷交會處,連接興禪寺街,長約200米。

行走在這條生活氣息濃厚的街上,你會發現,它與成都其他同類型的街道沒什麼特別之處。但是,你看到的,只是表象。

時光穿越到620多年前,這條街的分量,在成都人眼裡,一點不遜於現在的寬窄巷、春熙路。因為,名儒方孝孺在這條街住過一段時間,蜀王朱椿經常光臨這裡。

洪武21年(1388),正在中都鳳陽閱武的朱椿,迎來了第一個兒子朱悅燫的誕生。

洪武23年(1390)正月初一,朱椿正式就藩四川成都府。朱悅燫已經能行走了,小小的身影在嶄新的蜀王府中跑來跑去。

當方孝孺抵達「水土暴惡」的漢中,在惡劣的自然環境中堅持每天給學生講課時,朱悅燫已5歲,到該啟蒙的時間了。朱椿在這個年齡時,已在皇宮中聆聽宋濂的敦敦教誨。

找誰給朱悅燫做老師呢?朱椿在腦子裡搜索著。方孝孺進入了朱椿的視線:「公(方孝孺)西州士之冠冕,有識者無不心悅誠服,而新學、晚生亦有所依歸也。」

方孝孺又是宋濂的得意門生,惜乎宋濂在皇宮內任帝師時自己年齡尚幼,聆聽教誨較少,若能聘得方孝孺為世子老師,並與其談經論道,必是一件幸事。

朱椿想定後,給方孝孺發去一封莊重的聘書。方孝孺接到聘書前,早就對被朱元璋稱為「蜀秀才」的朱椿有所耳聞,知道他「資稟甚高,而務學甚篤;聞道甚早,而力行不怠」。

方孝孺欣然同意做蜀世子朱悅燫的老師。

洪武27年(1394),方孝孺入川,朱椿把他的住地安置在今方正街。

從年齡上來說,朱椿比方孝孺小;但從地位上來說,兩人的差異就是天上、地下了。但朱椿並沒有按正常的上下級關系稱呼方孝孺的名字,而是言必稱「先生」,「尊以殊禮」,敬重有加。

兩人一見如故。方孝孺每次見朱椿,一起談經論道時,「必以仁義道德之言陳於前。」這正符合朱椿的心意,讓朱椿非常高興,「一日不見,有如三秋。」

朱椿還經常稱贊方孝孺說:「方先生,古之賢者也。」方先生真是古代的賢士啊!

明朝新都人、狀元楊慎(楊升庵)在給蜀成王朱讓栩的《長春競辰稿》作序中說,蜀王朱椿「自其未之分封日,則宋景濂為之傅;及其就邸,則方孝孺授其書。」

方孝孺給朱椿授的是什麼「書」?儒家經典之書?想來不是。楊慎說的「書」,在這裡應該不是具象的書,而是代指儒家寬仁為本的經邦治國之道。這也是宋濂10多年來一直給朱元璋灌輸的理念。

這個理念,在朱元璋那裡多次碰壁,卻在朱椿這裡找到了合適的土壤,並生根發芽結出了果實。

與朱椿交往 既贊其賢又勸誡

方孝孺當時究竟有多厲害?有多出名?

明朝人屠叔方寫的《建文朝野匯編》中說,方孝孺為「程朱復出」,「一世儒宗。」程,即程頤;朱,是朱熹。兩人都是理學宗師級別的人物,把方孝孺比作兩人再世,而且還是儒宗,其被推崇的地位之高,大家可以自行腦補。

明末清初思想家黃宗羲在《明儒學案》中,評價方孝孺是「有明之學祖」,「當世文章,方孝孺第一。」

方孝孺推崇程朱理學,主張用禮教教化人心,這與朱椿「以詩書禮樂化一方」的治理方略不謀而合,所以深得朱椿之心。

「當時蜀治依於禮樂,公(方孝孺)之功。」這個評價,應該算是比較公允的。

根據《方正學先生年譜》記載,從洪武27年(1394)到洪武30年(1397)的4年時間裡,作為朱悅燫老師的方孝孺,一共從漢中入川了3次。

這也許與我們想象的不同。既然朱椿聘請方孝孺為朱悅燫的老師,方孝孺應該就待在成都才對,為什麼還要往返成都與漢中呢?

大家別忘了,從洪武25年(1392)起,方孝孺就是有正式編制的國家干部了,他的本職工作是漢中府府學教授,給朱悅燫當老師才是兼職。

而且,方孝孺並沒有從漢中府府學辭職,所以他還得回去給學生上課。否則,他就算失職了。好不容易得來的一份工作,可不能輕易被抹脫,今後還指望著實現自己的遠大理想抱負呢!

洪武28年(1395),方孝孺第二次入川。朱椿為他的書齋題名「正學」。方孝孺因而又被後人稱為正學先生。

方孝孺被殺後,成都官民在蜀王府的授意下,將方孝孺在成都時居住的街道改名為方正街,以紀念方孝孺。「方正」二字,即從方孝孺與正學先生而來。

這次入川,方孝孺還通過朱椿,達成了一樁心願。

宋濂客死夔州後,他的家人仍被流放到茂州(今四川北川、汶川一帶)居住,生活非常艱難。

方孝孺特地前往茂州拜訪宋濂家人。回來後,他向朱椿請求,希望能資助宋濂家人,朱椿答應了,「時賜粟帛,賙其家。」

永樂11年(1413),朱椿還將宋濂墓從夔州遷葬到華陽縣安養鄉。

洪武30年(1397),方孝孺第三次入川,也是最後一次入川。方孝孺遵照朱椿要求,專門為朱椿寫了《蜀道易序》《蜀鑑》《蜀漢本末》《仕學規范》等文章。

方孝孺前後一共給朱椿寫了14篇文章。這些文章,大多帶有歌功頌德的色彩,稱贊朱椿為賢王。

排除拿人手軟、吃人嘴軟的因素,以方孝孺的性格,能以如此熱烈的詞句毫不吝惜地稱贊朱椿,一方面是二人的確志同道合,另一方面也是朱椿「謙虛好士」使然。

在《學孔齋記》中,方孝孺稱贊朱椿說:「以臣觀乎蜀王殿下,其聖人之徒而得其大全者乎!」我看蜀王啊,他簡直就是一個完美的聖人之徒哦!

同時,方孝孺也不忘勸誡朱椿:「推至仁以治國……以一洗往古之陋,豈非天下後世之幸也哉!」你要是以仁厚的儒家治世之道管理屬地,那可是後世子孫的一大幸事也!

方孝孺「工文章,醇深雄邁,每一篇出,海內爭相傳誦」,他為朱椿所寫的文章,對全蜀乃至的影響力,可謂巨大。在宣傳朱椿「以詩書禮樂化一方」中,起到了非常有效的作用,也為朱椿樹立賢王的形象產生了積極作用。

方孝孺回到漢中後不久,迎來了實現人生抱負的一紙詔書。這一紙詔書,也給他帶來了慘烈的結局。

方孝孺被殺 朱椿保留數首詩

洪武31年(1398),朱元璋駕崩。幾天後,21歲的皇太孫朱允炆,按照朱元璋生前的安排,順利登上皇位,是為建文帝。

朱元璋晚年時,已為朱允炆掃清「環境」,朝野中已無「老狼」。但朱元璋沒想到的是,自家裡還潛伏著狼,隨時可以沖出來「咬人」。

朱允炆早就聽說方孝孺的賢名,這個由祖父朱元璋封存的「儲備干部」,現在可以為他所用了。朱允炆迫不及待地發出詔令,召方孝孺入京。

41歲的方孝孺,多年的等待終於修成正果,等來了人生中最輝煌的時刻。

方孝孺到京後,被任命為翰林侍講,第二年遷任侍講學士。雖然品級不算高,但他已成為朱允炆身邊的近臣和顧問。

朱允炆遇到重大政事,都要問詢方孝孺;讀書中碰到疑難問題,就請方孝孺進行講解。修撰《太祖實錄》以及《類要》諸多典籍,方孝孺都擔任總裁。

方孝孺幫助朱允炆建立以仁義禮治為統治的主要指導思想,采取一系列變革措施,被史家稱為「建文新政」。

不過,由於朱允炆削藩操之過急,「家狼」燕王朱棣起兵,史稱靖難之役。

在戰火紛飛、前方戰事接連敗退中,方孝孺和朱允炆仍在研究如何復古改制。

他們計劃,把京城南京的承天門改名為韋皋門,前門改為輅門,端門改為應門,午門改為端門,謹身殿改為正心殿,侍講學士改為文學博士。

方孝孺還計劃恢復先秦的井田制。他認為,實行井田制可以抑制土地兼並,有利於社會的穩定。

建文4年(1402)六月,朱棣攻陷南京,方孝孺被抓。

此後發生的事情,想必大家已經熟悉,被朱棣的頭號謀臣姚廣孝稱為「天下讀書人種子」的方孝孺,遭朱棣滅「十族」,自己被凌遲處死,享年46歲(虛歲)。

有觀點認為,《明史·方孝孺傳》只說了「孝孺之死,宗族親友前後坐誅者數百人」,並沒有說株連十族。

「十族」包括哪些?一般指的是「父族四、母族三、妻族二、門生故舊」。

「父族四」指父母、兄弟、姊妹、兒子;出嫁的姑母及其兒子;出嫁的姐妹及外甥;出嫁的女兒及外孫。「母族三」指外祖父一家;外祖母娘家;姨母及其兒子。

「妻族二」指岳父一家,岳母娘家。「門生故舊」指在宗親九族外的學生、同學、朋友等。

當然,並非所有「門生故舊」都被牽連,如蜀王世子朱悅燫也是方孝孺的學生,但他並沒有被卷進去。

永樂元年(1403),15歲的朱悅燫奉朱椿之命,前往京城朝拜朱棣。朱棣很喜歡這個侄子,給予了不少賞賜。

蹊蹺的是,在方孝孺被殺前,朱椿並沒有對他施出援手。這只能解釋為朱椿有鑑於形勢微妙,自身都還難保,對方孝孺無力施救。

這麼推測是有根據的。

朱棣殺方孝孺後,下令「藏方孝孺詩文者,罪至死」。永樂3年(1405),庶吉士章朴家藏方孝孺詩文,被斬。宋濂詩集中有「送方生還寧海」,全部被刪節涂墨。

但是,朱椿卻保留下了數首(篇)與方孝孺交往的詩文,並被收錄進《獻園睿制集》中。只是,在目錄和正文中,凡是涉及方孝孺時,為了避嫌,都把「方」字寫作了「萬」字。

封面新聞記者 黃勇

更多文章

日本如此侮辱大明,朱元璋為何一直忍著,並把日本列為不征之國?

3 個月前

歷史 by 搭時光機看恐龍

歷史上的日本是一個嘴賤的國家,就因為嘴賤,經常損中原王朝派去的使臣,日本先後遭遇了兩個最強的帝國的敵視,一個是大元,一個是大明。

韓國列出三大理由證明明太祖朱元璋是韓國人,好慌,我們該怎麼辦

3 個月前

歷史 by 有老子才有兒子

繼申請拔河、端午節火炕為韓國文化之後,這次他們把邪惡的目光盯向了明朝開國皇帝-朱元璋。也是一個歷史底

朱元璋當和尚時生病得紫衣神人照顧,這個梗是真是假?

3 個月前

歷史 by 石油不是素

皇帝被稱天子,既是天之子,必然有神跡。母親懷孕後夢神人贈丹,起床後仍口有余香。不知道,反正是突然就來了,突然就走了,甩一甩褲腳,不帶走一粒灰塵——不食人間煙火啊…

李善長說了四大要點,十六個字,讓朱元璋很高興

3 個月前

歷史 by 爺爺來講古

《明史太祖本紀》記載,至正十三年,在起義軍中雖然還只混了一年多,但已漸漸有自己勢力的朱元璋,發現郭子興並非能成大事的人物。

朱元璋家好像起火了,鄰居們急忙提著水桶來了

3 個月前

歷史 by 爺爺來講古

村人急忙成群結隊提著棍子來幫忙,卻得知,狼已走了。然而,當狼真的來了,牧童大喊,卻無人相信,於是他與羊牛都被咬死了。

從陳勝吳廣揭竿而起至朱元璋被迫參軍,有些套路千年不變

3 個月前

歷史 by 歷史人物的私生活

《明史》記載,「元將徹裡不花憚不敢攻,而日俘良民以邀賞。​請看《史記》陳勝吳廣是怎麼做的——他們決定反抗之後,才去佔卜——卜者知其指意,曰:「足下事皆成,有功」。

朱元璋生前寵愛,憑借四個字讓哥哥刮目相看,成功躲過劫難

3 個月前

歷史 by 有老子才有兒子

反觀他的前半生一直都在各種波折中度過,很多時候都面臨著餓死的局面。朱元璋本身也有著非常多的兒子,按理說應該由嫡長子繼承皇位,只是25年的太子之位還是因為不幸離世。

藍玉驕縱不法,朱元璋恨之入骨,朱棣說了11個字,朱元璋:殺

3 個月前

歷史 by 搭時光機看恐龍

這時候的藍玉一直被名將徐達,常遇春,傅友德,馮勝等人壓著,雖然身負奇才,有膽有謀,然而卻沒有獨當一面,大展才華的機會。

跟隨朱元璋開國功臣下場?建國後為什麼重武輕文

3 個月前

歷史 by 歷史人物的私生活

隨著李文忠追擊北元,徐達、馮勝、鄧愈西征甘肅兩方面戰事都告一段落,明朝在中原主要地區的正統地位已經基本穩固。

朱元璋自創刑罰,殘忍程度比肩凌遲,專門對付女人的「炮烙之刑」

3 個月前

歷史 by 歷史的悲歌

在古代犯法是一件很容易的事,而犯了法之後能活著是一件不容易的事,各種各樣的酷刑,就算不是死罪也被這些刑罰折磨的半死了。